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翠微居 -> 散文诗词 ->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

第五十八章 易水剑寒 真相大白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易水轻斩,寒气凌逼,数丈之内,尽成冰域。

    易水寒是剑谱排名第七的名剑,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高手都能发挥易水寒全部的威力。易水寒独特的剑性,唯有领略过易水寒霜,体味过慨然悲歌的高渐离能够将之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高渐离剑气纵横,又有荆天明在一旁。罗网的一众剑客与之相搏,数量上并不能发挥太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天明,罗网的剑客绵绵不绝,我们硬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罗网剑客数量实在时候太多,他们两人即使修为高深,然而与对方进行持久战,最终只有败亡一途。“可是小高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小湖泊,能够将将你的易水寒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这四周都是密林,我们向哪里去?”

    荆天明挥剑逼退了前来罗网杀手,得了一个空暇,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危险,我们也不得不冒险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高渐离眼中含霜,杀气一如凛冽寒霜。

    罗网的杀手如蝗掠地,即使他们牵制了一大部分,然而还是有很多向着扶苏的方向追去。高渐离担心墨家一众统领和扶苏的安全。因此,他们选择的退路与扶苏等人并不在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罗网的剑客还是轻易的尾随了上来。

    荆天明与高渐离双剑合并,且退且走,罗网的杀手非但没有减少,相比在小湖泊的时候,人数反而还要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情势已经相当的危急,荆天明却是仍然保持着笑意,说道:“小高,看来这群家伙是盯上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情势不对。”

    战斗已经持续了许久,高渐离本以为当他们撤退的时候,一部分的罗网杀手应该向着扶苏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罗网的杀手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在增多。

    这只是两个可能。

    罗网来了援兵,亦或者是扶苏那边的战事有了结果,罗网能够抽出人力前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,无论是哪一个,对于高渐离与荆天明来说,都不算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冰寒之气四溢,弥漫于林中,却是渐渐的变得稀薄。

    罗网剑客查此,得知两人真气衰竭,如野兽闻血腥一般兴奋,一改刚才的谨慎,脚步反而加快了。

    高渐离持剑在手,就在罗网的杀手逼近至某一刻,一股强烈的杀气一瞬间遍布林间。

    罗网的杀手惊觉,可是想要退已经晚了。空气之中那稀薄的寒气凝聚成霜,如冰粒一般漂浮在空中。寒冰如刺,罗网的杀手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冷意,血液冰结,一动也不能动。

    荆天明真气迸发,身影急闪,只是一剑,便将周围的罗网杀手尽接斩杀。

    一轮搏杀之后,密林之中,躺满了罗网剑客的尸体,而剩下的罗网杀手,闻听了一声尖锐的哨声只之后,向后退缩。

    所有罗网的追兵淡出了两人的视野,高渐离支撑不住,体内寒气积郁,受创单膝而倒下。

    “小高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荆天明担心的扶着高渐离的肩膀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真气运使过度,寒气反噬。我们快点退!事情不太寻常。”

    荆天明一皱眉,说道:“难道?”

    高渐离微微的点了点头。说道:“罗网的杀手根本就是不惧怕死亡的怪物,他们肯退,恐怕只有一个可能!”

    更凶猛的怪物来了!

    “会是谁?”荆天明将高渐离搀扶了起来,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是罗网的天级高手,最为糟糕的就是越王八剑来了!以我们现在的状况,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密林之中树枝虬扎,密密麻麻,阳光几乎不能透下。林外虽是白日当头,林中却犹如黑夜,昏暗寂寥。

    荆天明与高渐离走了些时间,林中却是越发的安静了起来。刚开始还有几声鸟啼虫鸣,可是现在,安静的只剩下了风声。

    来人的修为高深,一丝杀意也没有透露出来。可正因为这样,才更加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高渐离握住了荆天明的手臂,沉声道,不觉得又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小高!”荆天明担忧高渐离的状况,高渐离握着他的臂膀的手,力气又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天明,你听我说。这一次,我们怕是撑不过去了。待会我会尽力拖住他,你尽量找机会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!”

    荆天明又如何愿意在这个时候,舍下高渐离而去。

    “天明,你听我说。墨家遭此大难,大铁锤阿雪他们此刻也是生死未知。若是万一….你要活下去。天明,你是我们墨家最后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天明拼命的摇了摇头,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“燕国狗屠果然不凡,担得起侠这个字。”

    来人悄然而出,腰悬两剑,一黑一白。

    “玄翦!”

    高渐离皱眉而观,牙齿中挤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墨家覆灭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情,你们就不用挣扎了!”玄翦看着林中的两人,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,缓缓而道。

    “历代不少诸侯都希望墨家灭亡,可是墨家从未消亡。这一次,也是一样。”高渐离手执易水寒,一步跨出,挡在了荆天明的面前,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状态,有意义么?”

    玄翦的样子什么冷漠,冷漠到眼前的两人就像是死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嬴子弋卖命,又有意义么?”高渐离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?”玄翦促狭一笑,说道:“我们这位主子要求并不高,在他的手下做事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。何况如今之天下,燕韩魏已灭,齐赵楚覆亡也只是迟早的事情。天下再度归秦,你若肯投降,我也省的出手。要知道,我已经很久没有拔过剑了!”

    “天下纵然再度归秦,我们也绝不会投降。”高渐离的声音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你呢?墨家的巨子?”玄翦又看向了荆天明,对方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了!”

    玄翦拔出了黑白双剑。在两剑出鞘的那一刻,他的眼神变了,变得嗜血无比,变得再难以平静,犹如最为凶恶的野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杀气弥漫至天际,高渐离向后推了一把荆天明,手持易水寒向着玄翦而去。

    玄翦虽持双剑,却犹如一体。

    高渐离力战多时,真气已然衰竭,此刻面对着玄翦这样的高手,只能勉强维持着剑势。虽是急攻,可是玄翦却是游刃有余,几乎没用什么力气,便抵挡住了高渐离的攻势。

    双方的差距已经很明显了,高渐离一剑挥退玄翦之后,声音越加的急切,喊道:“天明,快走!”

    玄翦被易水寒挥退,脚尖轻点,身姿跃起,跨过了高渐离,剑锋直指荆天明而去。

    “天明!”

    这一剑,玄翦几乎用尽了全力,荆天明的眼中,那漫天的剑势遮天蔽地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玄翦的杀意**裸的,可是荆天明却几乎提不起力气去抵抗。

    相比高渐离,荆天明才是这林中他最大的敌人,无论是修为,还是此刻的战力。

    所以玄翦选择了先向他下手。

    高渐离见此大急,他知道拔出剑的玄翦几乎就是个疯子,丝毫不会在别人甚至是他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就算高渐离此刻持剑刺向玄翦,逼他收手,也不会成功。他明白,在他的易水寒刺向玄翦之前,他手中的黑剑会先一步的刺向荆天明。

    危机之中,高渐离用尽了全力,身法几乎提升到了极限,身影数闪,挡在了荆天明的面前,替他受了这一剑。

    荆天明身体倾倒,鲜血滴落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高渐离的神情他看得很清楚。痛苦,疲惫,甚至还有一丝的欣慰。

    “天明,我知道你的心中很彷徨,但是不要在意。你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就够了!”

    高渐离一笑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,寒气迸发,顺着玄翦的黑剑向着他的手臂而去。

    玄翦大惊,连退数步。高渐离反身挥剑,剑气如霜,将之又逼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高渐离一声大喝,犹如困兽,爆发出了惊天的剑气,就是玄翦一时也不敢直面。

    荆天明站了起来,握紧了手中的墨眉,向后而退。

    他知道高渐离在为他创造机会,只是此刻,他除了按照高渐离的意愿向个懦夫一样逃跑,却是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荆天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去奔跑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跑了多少的距离,最终被一个物什绊倒了。

    荆天明全身都摔倒在了地上,沾染了泥土,形容狼狈之极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有股火想要发泄,想要将阻碍他的东西劈成碎片。可真当他站起来到阻碍他的那样东西时,心中却是冰冷冰冷的。

    大铁锤那杆从不离身的雷神锤,此刻就平静的躺在地上,孤零零的,没有了以往一战万钧的威势。

    荆天明的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了,他疯了似的四处张望,向前奔跑,拨开了茂密的枝叶,看到却是一副让他心碎的画面。

    大铁锤,那巨大的身体被一支长剑钉在了树干上,双手垂落,没有一丝响动。

    荆天明疯狂的跑了过去,摇晃着大铁锤的身体,“大铁锤,你怎么了?你醒醒啊!”

    似乎是荆天明的呼喊有了反应,大铁锤那颗低着的头,微微抬了起来,等看清了荆天明,嘴角艰难的挤出了一丝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巨子你还活着,真是太好了!这里危险,你快….快…”

    大铁锤没有说完,双手已然再度垂落。

    荆天明爬了起来,四周都是罗网剑客还有墨家弟子以及扶苏亲卫的尸体,满地的兵器散落,所有的蛛丝马迹都在指向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罗网追击的方向!

    荆天明找了找,并没有发现墨家其余统领的尸体。他担忧着其他人的安危,向着罗网追击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荆天明找了很久。这一路之上,他发现了雪女,端木蓉,盗跖战斗的痕迹,却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,心中正暗自侥幸他们是不是脱身了。

    密密的灌木林之外,却听得一声女声。

    “贱妾为臣,从未负君。但君何故负臣?”

    荆天明正在奇怪,却是听得了扶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荆天明本想要立刻出去与扶苏会和,然而心中的某个声音却告诉他,不要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从来没有听到过扶苏如此的声音,冰冷,冰冷的没有一丝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扶苏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我找到杨开的时候,我就在奇怪。他的屋中陈设简单,却是摆满了用兵安民的书籍。如此一个清介又极富才略的将领,纵然一时为赵高这样的小人胁迫,但也不至于就此自刎。这样的疑问持续到了你让我见到了杨开的恋人,才渐渐的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后来呢?你为何又怀疑到我的身上?”

    “因为赵信。他与杨开某种程度上是相似的,不过一个是威逼,一个是利诱。可是在同样遇到危难的情况下,两人的选择却是完全不同。在行营之中,我与赵高相处了一段时间。可是与其相处越长,我心中的疑问救越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赵高何德何能,能让杨开这样的人为其甘愿赴死?”

    “杨开虽无名气,然而兵道造诣之高,却是一般的将领难以比肩。他的死,真的是可惜了!”扶苏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终于承认了么?”女声凄厉低沉,却有着一股难以述说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真正让杨开甘愿赴死,没有一丝怨言的不是赵高这个小人,而是你,陛下!利用赵高胁迫杨开这样的障眼法,你命其率领秦军,在当日的夜宴上发动了攻击。就算事败,对方也只会追查到赵高的身上。项梁等人对你毫不设防,你可以轻易让内应潜伏进去。这也说明了秦军为何能毫无阻拦的将投石机安置在山下,而项氏一族的岗哨却没有提前发出一声警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林地之中,扶苏直言不讳的说道。面对着把柄架在喉颈之侧随时能取他性命的长剑,扶苏没有一丝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,荆天明从林地之旁跑了出来,他看着扶苏,一脸的彷徨与疑惑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心中所有的悲伤都涌现脸上,表情扭曲痛苦之极。

    “扶苏大哥,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!”未完待续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