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翠微居 -> 其他类型 -> 我的男友是忠犬

第131章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说到称呼,覃盎然转过头,看向正收拾各种礼物的于秋意:“你确定不喊我一声?”

    于秋意的脸色瞬间就黑了黑。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覃盎然,一声不吭的将各种特产尽数分门别类的摆好。

    覃盎然也不是真的想要于秋意喊他叔叔,随意一句调侃之后,就不再多说了。转过头,继续看电视。

    客厅里因着堆放了各种礼物,委实显得有些乱。可偏生又因为里面的覃盎然和于秋意,显得格外有生活气息,甚是融洽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于秋意家的门铃被人摁响了。

    于秋意在忙,自然是覃盎然起身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然而门一打开,覃盎然还没说话,外面就传来了质问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我家?”于晴这一个星期过得很是不好。打于秋意的电话,于秋意又不接听。最终,还是亲自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开门的人会是于秋意,却没想到会是覃盎然。于晴的脸色变了又变,语气陡然间就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家?阿姨弄错什么了吧!哪有人回自个家还要摁门铃的?”覃盎然嗤笑一声,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    于晴本就难看的脸色转瞬间越发不好看了。她自然想要拿钥匙开门,可她手里的钥匙根本就用不了。于秋意,是真的背着她悄悄换了门锁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于晴努力按耐下烦躁的心情,皱了皱眉:“不管怎么说,这里是我家。你是不是先请离开?”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、我请来家里的客人,为什么要离开?”于秋意是在听到于晴的声音之后,才走出来的。刚一走近就听到于晴在赶覃盎然走,瞬间就怒了。

    见到于秋意出来,于晴烦乱的心情当即更甚了。

    于秋意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了覃盎然,跟她对着干。任凭于秋意这样下去,于晴冷下脸,坚决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秋意,咱们母女好好谈谈。”极为少有的,于晴拿出了命令的语气。同时,也在末尾着重强调道,“只有我们两人,不要有第三人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谈的。”于晴笃定于秋意会为了她赶走覃盎然,却没想到,于秋意根本没打算跟她好好谈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谈的?你在学校是不是做了什么?你都跟谁说了你跟昊昊的关系,又是怎样害昊昊被流言蜚语围绕的?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,妈妈的立场会很尴尬?你吴叔叔那边,你让妈妈怎么交代?还有昊昊妈妈那边,如若不是你的所作所为,妈妈根本不需要矮人一头”于晴一股脑的发泄着这些天她的憋屈和怒火。这一刻,她忘记了于秋意是她的女儿,忘记了于秋意曾经的乖巧和懂事。她只想要让于秋意知道,她的为难处境,甚至不惜将于秋意视为了敌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打断于晴的滔滔不绝,于秋意的脸上满是不以为然,“所以你跑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?给我一巴掌?押着我去给他们道歉?”

    “于秋意!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?你的教养呢?妈妈这些年以来对你的苦心教导和栽培,你都忘了吗?”于晴最怕的,就是于秋意学坏。她一个人那么辛苦的将于秋意带大,决计不是想要于秋意学坏的。

    “那妈妈你呢?你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吗?你曾经说过,哪怕是只有我,你也可以笑着活下去。你曾经答应过我,你嫁给吴槐之后,就不会再干涉我的任何事。你还答应过我,不会欺骗我、不会瞒着我!”面对于晴的指控,于秋意也不是无言以对,无从计较和反驳,“但是事实上,妈妈你一样也没有做到。你不再信任我,也不再将我视为你的亲人和家人。在我和外人之间,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外人。是你先背弃了我,不是我抛弃了你!”

    于秋意的语气很是决裂,带着刻骨的寒意和冷意,只刺得于晴眼睛发酸,喉咙发涩。

    “我”于晴张张嘴,竟是发现,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覃盎然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,也没有离开。不说话,是因着于秋意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。不离开,则是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如若他前脚走了,于秋意后脚就被欺负了怎么办?在被欺负这种事上,于秋意简直可以成为鼻祖了。

    是以,覃盎然一丁点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妈妈,难道我们就不能互不打扰吗?你有了新的丈夫、新的家庭、新的孩子,我祝福你,也不去打搅你,这还不够吗?你一而再的跑回来找我,每每都是训斥和责难。你会伤心,我难道就不会难过吗?我们母女之间的情分,究竟已经被妈妈你亲手毁成什么样子,你难道就真的一丁点也没察觉到,没有感觉到吗?”于秋意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于晴划清界限了。然而,于晴每次都反悔,而于秋意,也因着前世对于晴的愧疚屡次妥协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于秋意不想要再给于晴伤害她的机会。有些事情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真要放任到最后,她会伤心,于晴必然也会很是煎熬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趁早说清楚吧!不对彼此抱有不该有的期望,也就不会受伤了。

    于晴感觉到了,也察觉到了。正是因为感觉到、察觉到,她才会更加慌了阵脚,才会迫切想要将于秋意拉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,于秋意没有打算继续给她更多的机会。而于晴自己,也早已经错过了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于秋意和于晴两人,一个站在门里,一个站在门外,隔着一道线,却咫尺天涯。

    “秋意,妈妈不是”好半天后,于晴终于开口,语气却是恢复了以往的温和,更甚至还带上了丝丝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摇摇头,于秋意极为坚决的拒绝了于晴的继续说下去,“不过有一件事情,就算你不相信,我也必须澄清。我没有在学校搬弄是非,我跟周昊是兄妹的事情,是周昊自己说给班上同学听,这才传开的。还有,之前吴叔叔特意跑到学校,又是站在教室走廊找我和周昊,又是跑去办公室跟我们班主任说明情况、更换家长联系方式这些事情,桩桩件件,是我能左右的吗?是我能撺掇唆使的吗?”

    伴随着于秋意的话语,于晴越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。她不是不相信,她只是

    只是什么?连于晴自己都找不到更好的说辞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之前确实一直都没有相信于秋意,也没有真正分析过这内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,于晴就给于秋意定了罪。只因为,周小娟随随便便的那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于晴莫名就有些愧疚,很是艰难的想要表达,却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“阿姨,没什么事就请先离开吧!我们要吃饭了。”覃盎然毫无预兆的突然开口,直接就让于晴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站在自家门口被驱赶,这种感觉委实让于晴难堪。忍不住的,就以期盼的眼神望向了于秋意。

    然而,于秋意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比起于晴,于秋意的第一选择永远都是覃盎然。此刻更是如此,不管覃盎然说什么、做什么,于秋意都不会提出任何的异议。

    于晴的心情已经很糟了。瞥了一眼理所当然的覃盎然,再看看女生外向的于秋意,于晴终是忍不住红了眼圈,眼泪瞬间滑落。

    “秋意,妈妈不是故意的。你不要怨恨妈妈,妈妈”于晴边哭边想要向于秋意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于秋意往一旁躲了躲。对于晴,她是真的没有那么多耐心了。每次陪于晴玩这种吵架又和好、和好又吵架的把戏,次数多了,也很无趣的。

    伸出去的手落在半空,于晴忽地就双手捂住嘴巴,伤心欲绝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要这样的。为什么事情却偏偏朝着她最无法接受的走向发展?她那般爱吴槐,他为什么要怀疑她的用心?她那般爱秋意,秋意为什么会如此误解她?

    面对于晴突然间大哭的场景,覃盎然皱皱眉,转头去看于秋意。这种时候,还是要于秋意做主才行。

    对上覃盎然望过来的视线,于秋意顿了顿,上前一步,站在了于晴的面前,双眼直视着于晴质问道:“妈妈是后悔了吗?后悔嫁给那位吴叔叔了?后悔离开这个家?后悔将我转进青州一中?”

    “秋意”于晴猛地抓住于秋意的手,哽咽着说道,“你吴叔叔说妈妈居心叵测,说妈妈心机太多,他还说”

    吴槐还说,后悔娶她了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比于晴所有的后悔,都更让于晴饱受打击。更甚至,使得于晴差点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还说,后悔结这个婚,后悔帮着把我送去高一五班,后悔没有及时阻止我对周昊的伤害。”于秋意的语气很是笃定,没有丝毫的停顿,也没有半点犹豫。就好像,她是亲耳听到了吴槐的所有话。

    于晴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,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于秋意会知道吴槐的原话。她记得,她刚刚没有说给于秋意听的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妈妈你怎么打算?隐忍着继续跟他过日子,还是离婚?”于秋意最后的两个字,说的很轻,却很是郑重。

    如若于晴愿意离婚,她是支持的。并且,会感恩戴德,将于晴供奉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离婚?怎么可以离婚?”于晴顿时大力摇头,不赞同的看向于秋意,“就算你吴叔叔心情不好,说了一些伤妈妈心的话,但妈妈知道,他不是故意的,也不是成心的”

    得,空欢喜一场,是她想的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于秋意抽出被于晴紧紧握住的手,随意扯了扯嘴角:“哦,这样。那妈妈你继续哭,别理睬我说的话。我就是胡言乱语,有口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于秋意的口风转的太快,于晴不禁愣住了。一时间完全弄不清楚,于秋意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妈妈你还是早点回去吧,免得吴叔叔找不到你会担心。”于秋意说着就推了推堵在门口的覃盎然,“走了,进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覃盎然耸耸肩,借着于秋意的力道,往后退了两步,进了于秋意家的玄关。

    于秋意自然是跟上的。顺手,就打算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“秋意,你等等。”于晴是怀着一肚子委屈从家里跑出来的,此刻就这样乖乖自己回去,显然不像话。

    双手挡住于秋意即将关上的门,于晴的脸上满是恳求:“要不,秋意你帮妈妈给你吴叔叔打个电话?告诉他,妈妈现在在咱们自个家,让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