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翠微居 -> 其他类型 -> 书剑江山

第157章 吃斋念佛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陈不苟心不在焉地回到屋里,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,每当端起茶碗,手便抖个不停,王鱼不敢打扰,其他下人更不敢打扰。因为陈不苟口中所说的喂鱼的血食有一部分便是犯下大错的下人。

    屋内没有掌灯,天黑的早,已不能视物。吱呀一声,门被推开,然后便是小心翼翼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老爷,该用饭了。”王鱼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。

    陈不苟在这里不知道坐了多久,现在听见声音才回过魂儿来。

    “我坐了多久?”陈不苟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得有大半个时辰了。”王鱼连忙回答,然后又有些迟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走时,还给老爷留了个纸条,我看老爷似乎心不在焉,便没有立即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是冗长的沉默,在压抑的黑暗中显得更加沉闷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窸窸窣窣的响声传来,王鱼在身上翻找一番,摸摸索索地递给陈不苟。然后才取出火折子点燃桌上的烛台。光亮顷刻间照亮整间屋子,凉飕飕的屋内终于有了一丝暖意。这时王鱼才发现陈不苟面色白得吓人,平时红光满面,此时却如同金纸,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。王鱼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不苟摆摆手,“我没事儿。”然后才双手颤抖地将卷起来的纸条展开。对着光亮,慢慢地看起来。

    王鱼不知道纸条上写了什么,哪怕纸条刚刚在他身上他也没敢逾矩偷看。现在也只是弯着腰偷偷观察陈不苟的脸色。令他大惊失色的时,不知怎的,陈不苟一双虎目竟然泪如泉涌。平日这双瞳孔只会投射出令他心悸的光芒和色彩,时不时都会冷汗直留。但是他却没有见过一次这样的陈不苟。一时间更加不敢插话。

    陈不苟握着纸条的手微微颤抖,泪水在肥胖的脸上滚动,充斥着难以抑制的悲伤。旁人却是难以想象悲从何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苏岳霖就是苏岳霖,一句话就能让我哭,一次交谈就能让我提心吊胆。”陈不苟将纸条凑到烛焰处点燃,火光腾起,将陈不苟的脸色映照的明灭不定。纸化灰烬,打着旋从手指尖滑落。

    “王鱼,你说咱们的世子如何?”陈不苟掏出手帕,将泪拭去,脸上恢复了血色,语气不咸不淡。却让王鱼不明所以的寒气直冒。

    “老爷,殿下贵为世子,身份尊贵,生而负天命,小人只是个吃泥啃土的奴才,又哪里敢胡乱揣度。”王鱼战战兢兢地回到,脸上笑得有些僵硬。陈不苟幽幽的眼神让他感觉心中没底。生怕说错了什么,被丢进鱼池里给喂了鱼。

    陈不苟站起身来,肥硕的身躯在灯火钱投下庞大无比的阴影,如同山岳。王鱼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做奴才的要揣摩主子,你的主子是我,所以你更多的时候都是在揣摩我。”陈不苟语气清淡,再也看不出一点悲伤。这话一出,王鱼心中一惊,身躯禁不住一软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老奴不敢。”

    陈不苟在房中踱步,走向偏厅的小佛堂,“不敢?有什么不敢,做奴才的要是连这也不会那也就不算个好奴才。我也没有怪罪于你。因为……咱们都是做奴才的,不过是当差的主儿不一样罢了。”

    王鱼跪在原地不敢动弹,身躯颤抖,额头上全是汗水,哪里还有寒冬腊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吧。跪着做什么,以前我喜欢看别人跪着,现在我觉得要是跪得不情不愿,跪了反而让人不舒服。”陈不苟跪坐在蒲团之上,郑重而虔诚地从地上捡起一串精美的佛珠。佛珠泛着内敛的光泽,一看便是日复一日的搓捻摩挲才有的样子。身前还有个木鱼,他拿起木捶不紧不慢地敲。如同一个早已遁入空门的老僧,清心寡欲,与世无争。

    王鱼不动弹,陈不苟这样说,他更加不敢起身,陈不苟吃斋念佛的事儿,他是知道的,作为陈不苟身边有数的几个亲近的人,这点儿该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陈不苟每月都有一小半儿的时间都吃素斋,清淡无味,连王鱼都咽不下去,但是陈不苟却能吃得津津有味。他甚至不能想象一个血杀八方,能够狠心坑杀数万降卒的人,如何能做到静如佛陀,动如修罗的样子。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笃,笃……”

    沐浴空灵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中回荡,安静祥和不起波澜。王鱼初始知道陈不苟偷偷在府中信佛之后,只是觉得好笑,心中想着如此狠辣粗人在佛堂之中定然是东施效颦,故作姿态。但是等他偷偷看了一两回之后,他才陡然惊觉,陈不苟在佛门至理,佛家经典之上的造诣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,比有些在佛寺里混吃等死的无用僧人要高出极多。他想着陈不苟哪怕去和寺中高僧大德辩驳恐怕也不会输。

    “王鱼,”木鱼声戛然而止,陈不苟开口,“你说今天殿下为何偏偏提起那一池鱼?”

    王鱼抬起头,隔着珠帘看向那道安静而肥硕的背影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,想了半天只是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们都像那池中之鱼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说来说去,咱们都是那池中的鱼,再怎么搅风搅雨那也只是在那鱼池的方寸之地。恐怕案上的人不过是看笑话一般看着我们。你说是也不是?”陈不苟言语中带着笑意,虽然看不见面色,但是王鱼隔了老远都能感觉到那股子笑意。

    王鱼壮着胆子,小声问道,“何为池中之鱼,何为岸上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又何必明知故问,我相信你也不是什么愚昧不堪的蠢蛋,又岂能不知咱们做奴才的就是那池中鱼,那王侯将相不就是岸上逗弄我们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王侯将相,又岂是天生贵胄之种?”王鱼嘶哑干裂的声音再度响起,说这句话他花了莫大的勇气,若是稍有不慎,便是万劫不复。但是向来谨慎从事的他,今日却突然心血来潮,隐约感觉到一个莫大的机缘。是不是机缘也说不定,亦或者是杀身之祸。他素来惜命,但是该搏之时却是毫不吝啬,超乎常人的大胆。

    陈不苟没有马上接话,在王鱼说出这句话后,房间中静到极点。不多时木鱼声重新响起,不过这次声音更响了一些,也更加急促了一些。

    王鱼躁动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,开始冷静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,不知不觉间,跪在地上的他,腰杆儿似乎挺直了一些。“王鱼,你可知道你刚刚说的那句话要是丢出去,会在天下砸出多大的坑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王侯无种,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王鱼言语铿锵,索性不再遮遮掩掩,对着陈不苟坦然而语,淡然自若,似是看淡了生死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就冲你刚刚那句话,你得死上多少次吗?”陈不苟又问,木鱼的声音更加响亮和急促,如同雷鸣滚滚,让王鱼心中波涛起伏,汹涌不定。陈不苟手中的念珠飞速地滚动,快而稳。

    “万死难赎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还要说?你可知道,一个聪明的主子都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窝藏一个你这般的奴才!”

    “知道,不过那不叫聪明,只能说不糊涂罢了。聪明的主子又岂是那般短视地人?欲成事,焉能畏死!”王鱼不知不觉间,语气变得疯狂起来,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。

    木鱼声渐渐舒缓,变得平和起来。闻者舒心,让人不由自主地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陈不苟突然轻笑一声,“难怪你叫王鱼龙,鱼欲化龙,不疯不魔怎么行?鱼龙之变,其志不在小也!”

    王鱼蓦然回神,陡然惊觉,刚才那种疯狂尽去,理智重新回到身体里。回想起刚刚说过的话,他全身汗浆如瀑,直接将衣衫染透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失去理智,现在在陈不苟面前,他就如同身无寸缕的人一样,毫无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“老爷,我……”王鱼开口想要辩驳什么。却被陈不苟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为何我要信这佛陀?”

    “不知!”王鱼连忙摇头,刚刚吃了个亏,现在他怎么也不会乱说话,哪怕知道,更何况他现在的确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陈不苟起身在佛像前的香案上拿起一炷香,在昏暗的烛火上点燃,郑重地拜了两拜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佛陀这东西,谁知道有没有?哪怕有又有谁亲眼见过。信佛是一回事儿,敬佛礼佛是另一回事儿。我跪他,拜他,供奉他,也不过是听说不管犯下多么滔天的罪孽,包容仁慈的佛陀总会不假思索地宽恕。”陈不苟回头望向王鱼,“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王鱼匍匐在地,声音颤抖,“对!”

    “对就对了!”陈不苟手中抓着念珠,数个不停。“这东西谁能说得清,他能宽恕我的罪过是最好,但是不能便不能,我也无所谓,我的罪过又岂是他一个小小的佛陀能够揣度的。”

    陈不苟看向那高高在上,面带微笑,玉指拈花的佛陀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如此,但是受我跪拜,受我供奉,却不能度我罪过,那便是诳人的佛陀,无用的佛陀,那样的话……呵呵……哪怕世上真有佛陀……我也要杀两个玩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轰!”狂风怒号,将窗台硬生生地吹来,冷意訇然而止,惹得窗台摇摆不定,摔打得啪啪作响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